欧九

主蹲es/all敬/全员p

【敬英敬】燎原之火

  • Ooc有,慎食用

  • 一个幼驯染闹脾气小日常(?)

 

[序]

金色的火焰在夜色中静静地跳动着,仿佛宇宙中最后一丝微光

照亮了了整片青海后,又静静熄灭。

 

带着还未退却的惊愕,莲巳从床上爬起,梦的内容却不再清晰。

明明是那么紧张的事情却只依稀记得梦中的自己似乎是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

再多细节再多详情都回忆不起来,只有怦怦跳动的心脏还记录着自己难以释怀的恐惧,

床边的闹钟不偏不倚的指向6点,刚刚好。

床头的毛巾早已备好,擦汗。

为一切做好准备,这是莲巳一贯的习惯。

 

[1]

早早来校的学生寥寥无几。

空寂无人的校园也难免露出往日喧哗的背后的寂寞。

再华美风光的场面的往往也是藏着压力,存在的竞争远远比梦想的美好更加沉重,

认清现实往往是成人的第一步,帮助学生认清现实,这也是这所学校学生会的职责所在。

莲巳敬人始终抱着这样的想法,但是最看不开的还是自己,是不是也应该认清现实了,有些事情可能终究还是不可能的。

 

推开红木门,却发现有人比自己跟早一步到了学生会办公室。

敬人略带惊讶的盯着站在窗边瘦弱的金发友人:“英智……?”

被唤作英智的人转过身:“啊,敬人,来得真早呢。”

莲巳敬人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不,要说来得早的应该是你吧,身体没有问题吗?”

友人却假装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转过头,昂着头透过学生会办公室巨大窗子看向窗外,答非所问道:“你看,还有比我来得更早的哦。”

莲巳敬人顺着英智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熟悉的蓝色长发在朝阳中奔跑的身影,隔空似乎都能听得他喊出的口号。

“居然又在教学区域内跑......真是!”莲巳感到了一阵阵头疼。

“啊啊,真是充满活力的好孩子。”英智笑着说。

“明明是学生会长,能不能请你稍微严格一点呢?”莲巳用好气又好笑的语气对他说。

“因为变革的风波已经暂时的过去了,所以暂时的休憩是会带来好处的,而且一直板着一张脸的话会老的很快的,敬人。”训话的立场似乎改变了。

“……”

 

被称为梦之咲的“皇帝”的他,拥有万贯的家财,姣好的面容,以及天赐的灵活头脑。却偏生带着一副病弱的躯壳,所谓万物间的平衡在这种时候来的讽刺。

莲巳敬人默不作声的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竹马,叹了口气。

 

梦之咲在过去一年中经历了一场巨大的变革,所有角色重新洗牌,所有的东西都在重组,而有越来越多的事情等待处理,学生会也必须用此机会来把自己放在学院的权利中心,不论从哪个方面讲都是没有放松机会的。

 

打开资料柜,今天的工作还是需要继续,前几天别的组合递上来的梦幻祭的申请自己还未细看,自己组合的演出安排还没有落实,这几天事情太多,却因为自己的这样那样的事情积压了太多没有处理。

看样子今天要“加班”了。胃痛。

 

“今天敬人也要勉强自己吗?”思绪间,英智已经转过头来望着自己,窗外的阳光恰好打在某人的金发上,肤色白得恍如透明,带来一种易碎的病弱感。

“这不是你应该担心的事情。”莲巳干咳一声掩饰去自己看走神恍惚感。不过对方应该没有在意吧。

“我还是可以勉为其难帮你泡一杯红茶的哦♪”

“那还真是麻烦了……”

[2]

明明应该打开文件专心处理,心思却又因为在场的另外一个人跑到了九霄云外。

 

莲巳敬人对自己这位竹马的奇妙的想法并没有太多的意外,

他就像一抹亮眼的火焰,占据的自己全部的视线与思绪。

 

“奇人”也好,“fine解散”也好,他自始至终似乎都保持这恍若局外人的若即若离的身份,

但发生的每一件是都确乎与他,或者说他们的利益相关,

但是他的英智,却一个人担下来了所有的过错和背后的骂名,

所有的。他也只能无能为力的看着,因为英智,他的英智只给了他局外人的身份,那么就必须要演好这个身份。
他可以做的就是相信这位年轻的病弱皇帝所说的一切。然后执行。

从头到尾,从一而终。

自己之所以有了如今的能力和职权,完全少不了这位幼驯染的支持。

现在是回馈的时候了,用自己的方式,以及掩藏得不够熟练的私心。

 

敬人长叹一口气,接下来的时间会更加紧迫,现在没有时间给自己来多想了

暂时把自己的小小心思藏起来罢。

 

投入工作中总是容易忘记很多事情,

英智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

文件是超出预料还有一大堆,

又因为处理文件太专心踩着上课铃进了教室,

被隔壁3B的日日树隔着窗子做了鬼脸,

上体育课上到一半胃痛被隔壁班鬼龙送到医务室被佐贺美阵老师嘲笑,

……

相当不顺心的上午。

但是总感觉好像忽略了什么。

吃午饭的时候一直在走神大概是那个时候错过了什么吧

但是心里总会有不踏实的感觉。

[3]

奇怪的感觉灵验了,到了下午快上课的时候,英智的椅子依旧空无一人,

但是大家好像都没有放在心上的样子。可能是自己太多虑了吧。

等到上课的时候还是没有人来,莲巳敬人终于慌了起来,

会不会是临时被天祥院家接走了呢?

因为旧病发作,体力不支回家了?

还是说晕倒在什么没有人的地方了?

一旦想到这种可能性莲巳敬人就会不住的颤抖,

就像梦里一样落入无边的恐惧中一样,浓浓的无力感紧紧的包裹住了莲巳敬人。

那个自己万分的珍视的人,会像一些抓不住的散沙从指间缝隙的溜走。

所以莲巳敬人

翘课了。

第一次,因为一个人,一个不靠谱的可能性,一个不确定推测,把自己长久以来的规矩推翻。

 

夜色渐浓的校园已经在一个下午被莲巳敬人基本走了个遍,

最后只剩下莲巳敬人最不想去的——表演部,

那种有奇人出没的地方多少会让敬人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明明是在快闭校的时间了,表演部的房间还怪异的亮着昏黄的灯光。

在推门的那一刻,莲巳敬人的浑身的神经都紧绷起来,

“嘎叽”一声门推开了,没有任何诡异现象发生,

真是越来越诡异了。

杂乱的演出服和滑稽的演出道具毫无章法的乱放在房间的各个角落,

只有清理干净的半掩着的衣柜在这种杂乱中显得分外扎眼。

仔细听,似乎这个房间还有别的呼吸声。

莲巳敬人带着颤抖打开衣柜的门。

[4]

“啊,被发现了”英智笑起来的时候就像个孩子,这笑容多少有着点如释重负的意味。“听到敬人进来的时候我还在猜你要多久才能找到我......”

敬人仿佛用尽了了全身的力气似的,瘫坐在自己这位竹马旁边,欲言又止。

“敬人现在不可以倒下哦,不然我们一会可能没有办法回去了”虽然英智还在笑但是多少透露出一点疲惫。

莲巳敬人舔舔一个下午滴水未进的唇,发出干涩的声音,“你……”很多想问在嘴边打了个回转又吞咽下去,长叹一口气,“……在这里干什么”

“……嗯,就是”英智低下头,迷茫的睁大眼睛散发出一种无力感,金发下垂遮住眼睛,让莲巳看不出表情,

手却紧紧的攥着地上的表演用的草料,骨节微微泛白“……没什么。可能有点无聊吧。”

抬起头来又换了一副抱歉的表情:“让你这么晚还来找我,麻烦……”

“确实很麻烦”敬人无奈地看着英智,“我找你找了一个下午,还有很多文件没有处理,下午的时间也是非常宝贵的,以后麻烦了你不要再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了。如果不是现在时间和状态不允许的话,我能说你说一个晚上。”

英智张了张嘴,弯弯眼角,最后又笑出声来,“麻烦了。”

绿发青年张了张嘴又摇摇头,最后只是用纤长的手指狠狠的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好像在克制着自己的头疼。

“嗯,敬人,现在你可以抱我了。”英智笑着对着眼前背对光线,看不清脸色的敬人,自然地伸出双手,

 莲巳敬人的心猛地一跳,连呼吸都放慢了半拍。

然后英智好心的解释道,“我的脚麻了。”

“……”

公主抱的姿势太过暧昧,但是如果有选择的话,这是莲巳最不想触碰的选项。

但是现在英智已经没了力气,说要背他,又是嫌弃背太硬,又是说动不了,

所以没有选择了。

双臂从对方的双腿和腰下环过,紧紧的把对方锁在自己的胸前。

距离近得听得到英智不大不小的心跳声,和轻轻的呼吸声,

两颗心脏挨得太近了。

太暧昧了,心脏里面的火会烧起来。不该去肖想的念头会重燃。

英智自然地把双臂环在莲巳敬人的脑后,碎发落在对方的颈窝,灼热的呼吸也落在他的脑后,过于亲密的举动,一下子让敬人绷紧了起来。

 

现在不是去想那些私心的时候,但是絮乱的呼吸和杂乱的心跳声暴露莲巳敬人心中的杂念。

一下子连皮肤的都好像灼烧起来。

“敬人,”英智沙哑的声音就在耳朵边上响起,呼出的热气几乎快让莲巳敬人失去自己的克制,“…………”

突然的大脑空白让莲巳敬人没有听到天祥院呢喃的话语

敬人微微低头,皱眉。“什么?”

“没什么,谢谢你,敬人,来找我。”对方微微偏头,笑容一如既往的是完美弧度,却染上的几分颜色,眼睛多了些莲巳敬人看不透的东西。

 

金色的火焰依然会在夜色中跳动着,

但是青海也还会燃烧起来吗,敬人。


评论 ( 4 )
热度 ( 30 )

© 欧九 | Powered by LOFTER